中木在线 » 娱乐 » 正文

主持人录节目骂人

2017-10-01 综合媒体

罗晰月,女,1971年出生于辽宁抚顺,1994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播音专业。2003年10月,同时担任《艺术品投资》栏目周末版《鉴宝》制片人、主持人。

朱时茂:《快乐大本营》气到我 粉丝不应骂人

主持人录节目骂人


朱时茂 (资料图)

新京报12月16日报道说起朱时茂,现在的电视观众十个有九个想起的是他和陈佩斯的小品。1998年之后,受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的侵权官司影响,两人告别央视春晚,一去就是12年。2008年朱时茂回归电影,和成名作《牧马人》女主角“旧梦重温”主演了《两个人的房间》,今年更是自导自演喜剧片《戒烟不戒酒》,把老搭档陈佩斯也网罗其中。这部作品已经确定在2011年2月3日(春节)上映。前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朱时茂说春晚早已成了过去时,他不可能一辈子都演小品。

说电影直来气 《快乐大本营》把我气着了

新京报:当导演是为了圆自己多年的一个梦吗?

朱时茂:也不算是为了圆自己的梦,以前就演过挺多电影的。我这人做事情不想受埋怨,让人说你老茂这么一把年纪,怎么拍出这么一部电影来!要拍就认真拍,拍出好的东西来。

《戒烟不戒酒》的剧本是电影投资方找来的,我当时看了觉得非常不错,就想着自己当导演,而且在圈里也认识这么多朋友。

新京报:为了宣传这部电影,你好像还和《快乐大本营》打起嘴仗。

朱时茂:其实《快乐大本营》和剧组的沟通并不是和我本人,是和我们剧组的宣传。他们刚开始说只是给《戒烟不戒酒》录一个小板块,我就听中影集团的建议说不录了。后来对方又说可以录一期完整的节目,于是就开始协调各种演员档期,没想到最后却泡汤。

新京报:有种说法是因为陈佩斯不能去,对方觉得腕儿不够。

朱时茂:陈佩斯前段时间在排练话剧确实太累,不能去长沙录节目;当时节目组也答应了外采,最后却成了这样。该说的话已经都说了,关于这件事我不再重复。但我最在意的是,怎么微博上这么多人对我人身攻击,污言秽语真是让我生气。我只是说了一句《快乐大本营》把我气着了,怎么《快乐大本营》的粉丝就对我人身攻击,有事说事,作为一个节目的粉丝要积极向上,怎么能骂人呢?我建议喜欢这个节目的网友,讲究事实,要认真做人。

谈春晚不遗憾 我不是一辈子只演小品的人

新京报:对年轻观众来讲,多数人认识你还是因为你和陈佩斯的小品。

朱时茂: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之前是演电影的,谢晋的《牧马人》上映时,估计很多80后还没出生,70后未成年。后来我也演过话剧,再后来才是小品。

新京报:跟陈佩斯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开始合作的?

朱时茂:当时佩斯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演员,我也刚调到八一厂,只能住在招待所。佩斯老来招待所打电话,就这样认识了。要说怎么凑到一块儿的,那就是一个缘分。也可能是表演理念和价值观比较相似,最后就产生了火花?

新京报:现在的说法是,小品的剧本是小品是否好看的关键,你们当时是怎么创作的?

朱时茂:那会儿的小品都是在我家诞生的。我跟佩斯都没有剧本,刚开始的《吃面条》《羊肉串》都是你一句我一句聊出来的。看着挺轻松,其实非常煎熬,有时候下面的台词接不上来急得我头撞墙。在那个年代小品算是新生事物,《吃面条》上春晚的时候,导演还顶着很大的压力;《主角和配角》也牵扯到一些问题,差点没让演出。

新京报:1998年你们和央视旗下公司的版权官司后,你们就不再演小品了。

朱时茂:情况比较复杂,也不全是因为官司。如果从自身来说,那就是个人兴趣的转移,我不是那种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只演小品的人。

新京报:当时你们俩可是央视春晚最大的腕儿,后来才是赵本山、宋丹丹他们,观众可能会觉得可惜。你回过头看,十多年不上春晚会不会遗憾?

朱时茂:没什么好后悔的,各领风骚数十年啊。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春晚的舞台不可能永远是我们俩的。当年赵本山和我们一起前后表演,大家在一起也很融洽,讨论表演业务,也很有意思。我对中央台没有什么成见,我经常看他们的节目,只不过对春节晚会要上和不上有时候犹豫。不过话说回来,观众也可以从其他渠道看到我们的表演。

新京报(北京)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