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二战日本老兵口述“女人游戏”

西陆

【导读】我已经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说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说因为我还有一个儿子和孙子;我不论从自私的角度还是顾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轻易讲出来。人们理解我,说我能够到死忏悔,不理解我的,肯定会指著我的后代说是罪恶之家。其实,我每走到靖国神社,都不敢进去,一是怕他们看出我的心虚,二是心里感到呕吐;我知道,如果当初战死,也不配到这里占一席之地的。

二战日本老兵口述“女人游戏”

我承认打死了四个英国士兵,用刺刀挑死一个还没咽气的英军俘虏;那时,没有一个军官向我们宣布日内瓦条约。我们得到的命令就是:杀、杀、杀。战争和血腥使人发疯。抽大麻有瘾,吸毒品有瘾,你们还不知道杀人也有瘾;这是一种在世界上能居首位的瘾,它能让你产生一种屠戮的快感,也让你能知道什么是生杀大权的实质,这是最刺激的人间游戏。

你可以由于杀人而感到自己存在的伟大和自豪。我和我们的军人,都成了杀人狂;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1937年12月12日的南京大屠杀;所以,我当时认为这是全军的杰作。后来归国后,听取中国军事法庭对第6师团谷寿夫陆军中将的审判广播,才知道我们的屠杀只是他们的百分点。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