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木在线 » 生活 » 正文

楼房遮挡阳光补偿书

2017-08-08 综合媒体

为改善城市居民的居住条件,提高居住水平,保障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依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河北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办法》、《唐山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等法规、规章和相关政策规定,以及住房制度改革相关政策,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本办法。

北京最牛钉子户不满拆迁费 坚守闹市7年(组图)_

楼房遮挡阳光补偿书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张长福家的孤岛非常显眼。

楼房遮挡阳光补偿书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新小区建好了,张长福被遗留在老院子里。

UHN国际村南侧墙外一处青灰色与白色水泥墙圈起来的砖瓦房,乍看上去就像密闭式清洁站。院落里孤零零干枯的一棵剥光了皮的枣树,只有枝干的桠杈,已经完全枯死。

原以为自己能够和其他村民一起“被拆迁”,可没想到小区开发完了,却被“遗留”在了墙外,还占据了曙光西路8车道中的6车道。记者近日探访被称为“北京最牛钉子户”张长福,却在这里意外发现了一家更牛的

知名钉子户

见到记者,张长福一点儿都不诧异,来了就往屋里让。家门口宠物狗“当当”,也不过是象征性地叫了两声,就自己找凉快地方避暑去了 它见过了太多上门的记者。

说起自己的“钉子户”身份,53岁的张长福“咳”了一声,笑了笑。7年坚守

究竟什么样的补偿条件才满意?记者问。

“我也不知道,按国家的现行价格。”张长福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现实一点吧。”

2002年,开发商答应给他的拆迁款价格约为84万。“算下来一平方米才四千七八百块钱,我就没要。”张长福说,钱太少,土地面积也不对。他出示给记者一份1993年6月的农村宅基地发证审批表,上面所写房屋建筑面积为153.36平方米,落款是太阳宫规划办公室。“现在后盖的这些房都不算,我找过包工队量过,光二三十年的老房实际就有236平方米。这150平方米的数字少算了多少?”

“2002年一套120平方米的三居,再加100万,我就走人。当时回迁房三居49万,两居35万。后来回迁的房也没了,拆迁的人就没再找过我。没想到一耗就是8年。”张长福的意思是,如果当时给150万就走人,可是对方“值一毛,才给三分、四分,就没答应。”

今年两会,张长福成了最关心国家大事的热心公民。“从开幕到闭幕,开两会时候天天看电视里怎么说。今年不是说拆迁得按照国家规定补偿吗?用我的地,你得按买楼多少钱,给我多少钱。买楼三万五,得给三万五,买楼四万五,你得给四万五。”张长福说。

“没有这个,怎么都没戏。”他搓着手,比划着数钱的样子。

“我这钉子户的事儿,前两天央视都播了!我愿意跟乡里谈,当然愿意了。”不过,他对乡里领导的回答不满意。张长福坚持认为,是乡里让他成了全国知名的“钉子户”,这么多年搬不了,并非自己要了高价。

“乡里说了,这两天来找我。”张长福说。

7年印象

7年间,与拆迁和噪音为伍,成了张长福生活中最平常的事情。

2002年,看拆迁。

张长福说,8年前拆迁办的人就来找他谈过。没谈拢,后来人家就“不搭理”他了。 在他的记忆中,当年的拆迁法院“裁决”了两家,“执行”了两家。

“我亲眼见的,本家是一老太太,60多岁,被人架了出来。轰隆隆的铲车用大挠钩咣咣几下就把房顶砸了。老太太躺在地上哭: 屋里的冰箱彩电,怎么也值个四五万块钱 要说开发商还不错,夹着皮包现场掏钱,说 给你八万 ,老太太一听立马不哭了: 那成 !自个儿从地上起来了。”

隔了一会儿,他又说了一句:“我这儿,还不知道谁拆呢。”

2005年,拿噪音费。

“轰隆轰隆的水泥罐车就从门前过,当时几十上百口子人堵住施工的大门口。”作为“被骚扰”居民之一的张长福回忆说,“太吵,实在是没法睡觉。”

2005年,UHN国际村三期工程开工,夜间轰鸣的施工噪音和通宵达旦的探照灯,成了困扰周边居民的两大祸源,并因与附近居民的纠纷而见诸媒体。最后每户居民拿到了60元噪声费。

别人是一街之隔,而张长福是一墙之隔,实在无法忍受,张长福只好搬马路对面的地下室住去了。

2010年,盼拆迁。

“求求你,把我拆了吧!”这是网上拆迁户的一句戏言。不过,在张长福看来,并不是一句笑话。

和记者聊天,张长福总是一手拿烟,一手拿苍蝇拍子,随时准备消灭苍蝇。 张长福说,他天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