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木在线 » 社会 » 正文

主播晒中学生信息

2017-10-09 综合媒体

萧山中学希望之声广播台创立于1997年,旨在促进校园精神文明建设和校园文化建设。经过各届成员的团结努力,广播台已经成为一个思想好、作风正、素质高、能力强、富有战斗力和凝聚力的团体。经过多年努力,广播台已拥有九档成熟节目。同时,希望之声也成为一代代萧中人的回忆。

“在线教师”贵过网红谁当反思?

日期:[2016-03-28] 版次:[A02] 版名:[评论] 字体:【大中小】

据报道,近日,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某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授课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这个薪资甚至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主播。

一小时数万元收入,从劳动报酬来看,这比网络女主播要“红”多了。这让人不禁喟叹:扎实提升教师劳动价值、彰显优劳优酬的,竟然不是红头文件、不是节日殊荣,而是“互联网+”。

客观地说,“在线教师”是三方得益的教辅范式:一方面,它为培训机构节省了场地、管理成本,乃至于应付各种检查与暗访的“风险成本”;另一方面,参与辅导的老师也更方便,躺在被窝都能随时辅导,且游走在“在职家教”政策边缘,较为安全。更重要的是对于家长与学生来说,不需要风雨无阻去培训中心上课,成百上千的课程经费一下子变成了几块钱、几十块钱,而且还可以精挑细选,性价比简直就像坐火箭般飞速飙升。当然,对于辅导教师及培训机构来说,这还是实现致富梦想的最好路径——小时候,很多人做过一个梦,梦的名字就叫做“全中国,如果每人给我一块钱”。这个梦,在“在线教师”类虚拟教辅交易中成为现实。只要基数大到一定程度,每人三五块的“听课费”,足以铿锵兑现“知识就是力量”的人民币版。

尽管羡慕嫉妒恨,但勤劳致富并不是坏事。真正的问题在于以下两个层面:第一,这样的辅导,如果是在职教师参与,究竟该如何定性?第二,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块钱的本职工作吗?这些年,自上而下禁绝“有偿家教”,但真相如何,看看各大城市培训机构的招贴,怕是“天凉好个秋”而已。老顽疾,治不好,不过一个“钱”字。如今,“在线教师”令收益打滚儿翻倍,如何能一刀切地风轻云淡起来?

最值得反思的是,当社会机构创新出“在线教师”有偿服务,公立学校的课外辅导却仍停留在“自习室阶段”。除了赚钱而备受诟病的“家校通”算是搭上了信息化的班车,为什么时间与精力都够得上的各级学校,不肯在信息化教育中往前多走一步?试想,如果每个学校的优秀教师都能在网上义务为该校学生提供适度的在线辅导,家长和学生又何苦在千万个培训机构面前眼花缭乱而选择困难?

有些市场,是学校不作为而拱手送出去的;有些开销,是教育不担责而被社会有价代偿的。“在线教师”贵过网红,该不该治理是一回事,最该反思的是:作为公共服务的教育,在“互联网+”时代,步子是不是迈得有点慢了?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