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黄仁勋是中国人吗 黄仁勋会说中文吗

雷锋网

英特尔集成显卡,但还是老黄的独立显卡好。

显卡的价格也是一路翻,以前1000多的显卡算高端了,现在1000的是入门。

雷锋网按:在人工智能时代,芯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果你把人工智能看做一个人,芯片就是它的大脑。一切令人眼花缭乱的酷炫操作,在源动力上,都需要有强大的大脑(芯片)来承载。在GPU芯片市场上,Nvidia(英伟达)市场占有率高达70%,当之无愧是芯片领域的霸主,也使之成为硅谷最炙手可热的公司之一。

日前财富杂志(Fortune)采访了英伟达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告诉你这个以二十余年时间在硅谷杀出一条血路的明星公司的创始人和领导者,私底下到底是怎样的人?他如何早在十年之前就发现商机,而对于当前群雄逐鹿的人工智能争霸赛,又有怎样的见解?

雷锋网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为您做如下编译:

我们在帕洛阿尔托市中心繁华的希腊餐厅Evvia共进午餐,那也是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经经常光顾的地方。饭吃到一半,黄仁勋先生卷起袖子,向我展示他的文身。文身是部落风,浓密的曲线在他的肩膀上蜿蜒,黑色墨水在餐厅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光芒。

“我真的想再把它扩大一点,”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指着他的手臂。 “我很想。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但是弄这个真的很疼,我叫的像个小孩一样。我的孩子当时跟我一起,他们说“爸爸,你得控制自己。”

黄仁勋的两个成年子女,地下酒吧业主Spencer和酒店专业的Madison,也都有纹身。但他们的父亲,炙手可热的硅谷半导体和及软件公司Nvidia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迄今54岁,只有这一个文身,还是英伟达公司logo的抽象版本。他在十年前文了这个。

“每六个月我们都有一次场外活动,”黄仁勋说,靠在椅子上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有一次有人说,如果股票价格达到100美元时,你会做些什么?有人说,他会剃头,或者把头发染成蓝色,或者做一个莫西干头之类的。另一个说他们会穿一个乳环。然后等他们回到我身边的时候,已经纹身了。所以我说‘好吧,我会去纹身’,然后股票价格达到了100美元。”他停顿了一下,做了个鬼脸。 “真的很痛。”

大部分年过五十的世界500强CEO都没有纹身,更不用说文身还是所经营的公司的标志了。但出生在台湾的黄仁勋并不像大多数世界500强的首席执行官。对于创始人来说,他是24年后仍然在运营公司的罕见例子。他既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电气工程师(就学于俄勒冈州立大学;斯坦福大学),也是一位强大的高管,以鼓励和质询领导员工,并经常用假期中的电子邮件引起恐慌。 (在他自己度假期间,不是员工)。而且,根据业内很多人的看法,他是一位有远见的人,他预见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的计算机市场,提早很多年为自己的公司打下了阵地。

这一卓越远见和他的公司不可思议的财务表现,让黄仁勋成为2017年财富杂志年度商业人士的明智选择。

Adobe首席执行官Shantanu Narayen表示:“Jensen(黄仁勋)是非常罕见的人,结合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远见与坚韧不拔的执行力。 现在Nvidia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先的机会极大。”

旧金山的一家数据库公司MapD首席执行官托德·莫斯塔克(Todd Mostak)说:“杰夫·贝佐斯,伊隆·马斯克,我认为Jensen(黄仁勋)与他们并驾齐驱。”英伟达曾三度投资于该公司。

英伟达正在发展人工智能系统,能够利用城市里超过十亿个摄像头来帮助管理交通拥堵以及停车难题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Nvidia,也可以理解。它没有制作聊天应用或搜索服务或其他类型的技术以吸引普通智能手机用户。然而,Nvidia制造出了强大而神秘的东西,赋予那些应用动力。其GPU或“图形处理单元”,即所谓的深度神经网络,可以应对加密货币市场所需的复杂计算,以及制造出你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视觉烟花。那种使残酷逼真的射击游戏栩栩如生的技术,同时还可以帮助自动驾驶汽车在没有人类协助的情况下走“S”曲线——让计算机能够看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