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小蓝单车押金难退

综合媒体

布后,业界就开始有“第二集团要活不下去”的担忧。同属第二集团的酷骑单车就已出现部分用户退不出押金的尴尬。

酷骑的用户押金去了哪儿?时任酷骑CEO高唯伟称:“押金由公司保管,一部分用于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不是有第三方托管吗?高唯伟的回答是:“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存管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对接。”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部分品牌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用户押金,导致押金退不出,“押金退不出,品牌肯定失信于用户。”但若任凭用户退押金,企业的现金流又会出问题,这是一个犹如抱薪救火的尴尬局面。

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是否被挪用作运营资金便成了令人关注的焦点。在今年2月的一次媒体访谈中,时任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表示,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尽管陈怀远于今年4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严格区分。但如今半年卡强制升级和普通用户无法退还押金事件,还是令业界质疑:若运营资金与用户押金真的分开,为何迟迟退不出押金,还要变相占据半年卡用户的199元押金?小蓝单车的第三方资金托管是否也只是“签署协议,并未实际对接”?

记者随即向招商银行有关人士进行核实,从招商银行总行、北京分行,上海分行和深圳分行分别传来的消息均为“该行与小蓝单车并无资金托管业务上的合作。”

“小蓝的现金流肯定是出了问题。”郭昕分析说,截至“新政”之前,共享单车一直处于“烧钱”模式。“投资人眼中只有市场占有率,这就是恶性循环,情况越不好越融不到钱,越融不到钱情况越不好。”在郭昕看来,小蓝单车或为维持账面上的现金流,挪用了用户的押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就是否挪用押金一事联系小蓝单车负责人,但至发稿未有回复。

截至2017年9月,北京市推出共享单车停止投放“新政”时,ofo在北京投放数量为80万辆,小蓝单车只有26万辆。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数字,截至2017年7月,小蓝单车的用户渗透率只有6.3%,而酷骑单车都有6.5%,ofo甚至超过了摩拜单车跃居首位,渗透率为54.1%。

渗透率屈居第二的摩拜单车日前与首汽约车合作,在广州地区将首汽约车的专车服务接入了自己的APP,正式进入了单车之外的其他出行场景。

分析人士指出,在部分城市无法投放新车后,所有单车品牌都囿于新的业务增长模式,寻求与其他出行场景的合作和切换也可说是一种应对措施。

“我们也只是在尝试,这两种交通场景能否在同一个APP上相处融洽,谁也不知道。”一位摩拜单车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昕| 北京报道(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4期)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