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木在线 » 行业 » 正文

小蓝单车押金难退

2017-11-15 综合媒体

北京摩拜单车押金怎么退还

不是携程预定的,只能找北京摩拜公司确认怎么办理退款!

小蓝单车退押金难 分析人:现金流肯定出了问题

小蓝单车押金难退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肖翊摄

原标题:小蓝单车退押金难 共享单车押金第三方托管是真是假?

“我的半年卡到期了,本想把押金退出来,却被告知已经‘免费升级’成了一年卡,我没想升级啊,谁替我做的主?”北京一位小蓝单车(Bluegogo)用户表示,她在“十一”期间发现半年前购买的半年特权卡被强制升级,应用界面上却没有可申请退押金的操作按钮。“押金退不出来,不会是资金链出了问题吧?”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随后,记者接到多名小蓝单车用户反映半年卡被强制升级,199元押金不予退回的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就此采访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他的回答是:“早期特权卡多数是企业买给员工发福利的,我们干脆到期后直接升级成一年卡了。”

但为何不设置退押金按钮?陈怀远表示,这的确是系统后台调整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特权卡用户占用户总数比例很低,我能保证的是小蓝的资金链没有问题。”陈怀远说。

但到10月中旬,小蓝单车的部分普通用户也开始遭遇99元押金退不出来的尴尬。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内,QQ上已组建成近200人的名为“小蓝单车退押金维权”的群聊组。“有一部分已经退了,但过程很艰辛。”该群群主告诉记者,他收集了一部分用户的手机号码,委托一些媒体记者向小蓝单车方面提交名单,随后这部分用户收到了退款,“但之后这招就不管用了,现在问题没解决的还有很多人。”

迟迟未能公布的B轮融资,停留在PPT上的新产品

“我们很快就会把B轮融资Close掉。”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在2017年4月中旬时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2月下旬进入北京,彼时的小蓝单车正春风得意,每日都会收获一个崭新的用户数字和投放数字。

良好的骑行体验和不错的用户口碑,让对摩拜和ofo各自缺点多有抱怨的单车用户们多了新的选择。作为野兽骑行的孵化子公司,无论是李刚还是整个小蓝创始团队,都乐于将小蓝塑造成技术含量高、骑行体验好的专业化形象。陈怀远就曾不无骄傲地对记者说:“为什么小蓝的车好骑?在用户反映那里就两个字,但在我们的团队看来,是母公司野兽骑行多年研究智能自行车所积累的四五十个高于其他同行的指标。”

此前,陈怀远及小蓝团队内部一直自视为行业第三,以技术流、精准投放和精细化运营为特点,瞄准了当时占有率位居第二的ofo。“ofo在我们看来问题是比较多的,它以不到三百元每辆车的低成本先大量地占有市场,这是很大的后患。我们正是看准了ofo的一些弱点,才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希望。”一位小蓝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小蓝想要超越的ofo,于2017年4月获得高达4.5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也改变了摩拜稳居第一的竞争格局。

但截至目前,小蓝单车仍然只有A轮从黑洞资本和智明星通融得的4亿元人民币,就再未宣布获得过任何融资。直到发稿时,小蓝单车的B轮融资迟迟未能对外公布。

“先尽可能地占据最大地盘的人才能笑到最后,技术优势的拥有者不一定能成赢家。”北京飞马旅发起人郭昕对此评论说。

小蓝单车试图在广告上开拓商业模式,于今年5月推出带有前置屏幕的Bluegogo pro 2,是全球首款带屏幕的共享单车,小蓝希望借助中空屏幕打造全球最大广告媒体平台,做到精准的线下广告展示和发布。然而,北京市“新政”除禁止投放新车外,还规定车辆不得设置商业广告,寄希望于车身广告盈利的单车品牌如遭棒喝。而bluegogo pro2 始终未在全国市场成规模地投放,被一些人戏称为“停留在PPT上的新产品”。

用户押金是否被用作运营资金?“第二集团”或遇现金流危机

10月24日,永安行在其官网发布了对HelloBike收购的信息,除了ofo和摩拜以外的“第二集团”成员抱团取暖就此开始。

自北京市“新政&rdq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