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木在线 » 爆料 » 正文

油腻中年男走红

2017-11-20 综合媒体

知识链接:油腻中年

油腻中年,网络流行语,其中所谓“油腻”无非就是一些让人看着讨厌不招人喜欢的特质,该词多形容那些油腔滑调,世故圆滑,不修边幅邋遢不堪,没有真正的才学和能力又喜欢装逼吹嘘的中年人。

肥胖、手串、保温杯,就代表是“油腻的中年人”?

原标题:肥胖、手串、保温杯,就代表是“油腻的中年人”?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难免都会有个人好恶,这是多元化社会所赋予的权利。但不要自以为是拿它做普适性标准,否则你也油腻了。

这几天,中年男人再一次被“油腻感”包围了。始作俑者是一篇朋友圈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说实话,作为一个“中年男人”,我也参与了朋友圈转发。但转发代表关注,未必表示全部赞同。

油腻中年男走红

▲ 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截图。

如果简单地网络溯源,“油腻”较早出现大约是2015年题为《中国男人为什么有一种油腻感》讨论帖。这个提法本身暗含着女性主义视角,也带着点消费时代的特征。随着这个话题的走红,“油腻感”的对象,从“有些男人”,最后落实到“中年男人”。话题的拓展过程表明了,“油腻感”其实是个普泛的、包含着人性弱点的深刻问题,但被“中年男人”将之变成了自己的问题——这个话题走红,一是表明了中年男人多少存在着“中年焦虑”;二是表明了中年男人的确有“表达欲”;三是表明了中年男人对自身“形象工程”比较关注——但过于关注“自身”未必是件好事。

因此,面对大众,作为中年男人,感受到谈论这个话题时的压力——因为担心自己被归为“乐于说教”的群体。

油腻中年男走红

▲此前,有摄影师去给黑豹乐队拍照,看见曾经一代摇滚风云人物鼓手赵明义腆着发福的肚子端着保温杯喝水,曾经的摇滚青年如今也走向了保健之路,于是感慨“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图片来源于微博。

我觉得,要避免自以为是,一个重要的经验是“无我”——有必要牢记敬畏与尊重,勿把个人标准凌驾于普适标准之上,不要带着“中年男人”的“我执”。抛开众多潜在的背景,“油腻感”的确是一个需要自我反省的问题,但这种反省,需要从对评判的“标准”开始。

首先,外在的东西不应该是标准,这包括且并不限于肥胖、手串、保温杯。中国的古训是不要以貌取人,我们是否已经“成熟”到可以不敬畏传统道德伦理的程度?比如对肥胖的嘲笑,在国外依旧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油腻中年男走红

其次,我们永远应该关注自己的内心。个人觉得拒绝“油腻”的思考,可以从“不忘初心”开始反思:当初那个“青涩少年”如何成为了今天的自己?那时候的我们,可能腼腆、勤奋、节俭、谦逊、尊敬师长、怀抱梦想而向往美好……现在的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认可当初的那个自己?

我们日益成熟的经验和智慧,应该主要用以甄别和判断这个社会普遍性的媚俗或媚雅,在不断的反省中成就自己的深刻而非骄傲;应该主要用来承担社会责任,而不是着眼于个人得失。关于油腻中年男的话题,让我联想起钱理群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批评。当我们沉醉于对前者的批判时,要小心别让自己同时落入后者的陷阱。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难免都会有个人好恶,这是多元化社会所赋予的权利。只要不违背道德伦理,便无所谓好坏——比如,难道我会告诉你我个人其实不太喜欢中年男人戴手串吗?我总觉得带着点伪小资和志得意满的中产阶级腔调。——但我不会自以为是拿它做普适性标准的,否则我也油腻了。所以,与其争论这些,不如专注继续做好自己手头的事,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发奋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刘志权(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