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洪秀全的妻妾下场,历史上洪秀全的后代结局怎么死的?

手机用户68436398888

4个回答

洪秀全的后妃中,最尊贵的为“正月宫”,接着是“又正月宫”,往下则是被他本人称为“宫中最贵”的“两十宫”,“再往下应该是“副月宫”和“又副月宫”。“月宫”之下,即有“统教”、“提教”、“通御”、“正看”、“副看”等等。

据洪天贵福在供述中说:“(我)年十六岁,在广东花县生长。父亲老天王洪秀全,今年五十三岁,有八十八妻。”

洪天贵福所说的八十八个,包含有一个虚拟的“天妻”,即洪秀全宗教故事里他在天上娶的天妻,现实中,洪秀全妻的真实的数目是八十七个。

即便八十七个,这个阵容还是足够庞大,须知,当时咸丰皇帝的后妃也不过二十多人而已。

然而,洪秀全入主天京时,已经四十一岁了,而且,终其一生,不过才生育十一个儿女,其中长子洪天贵福和他的两个姐姐还是在广东花县出生的。

由此可见,洪秀全虽然占据有八十八个女人,但能力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强大,也没有人们想象中的荒淫。他之所以要霸占着这么多女人不放,原因主要有两个:一、心理上的需要。从村夫暴发为帝王,心理膨胀,肯定要疯狂一把;二、统治上的需要。洪秀全以宗教立国,把自己标榜为“上帝次子”,就要保持宗教的神秘色彩,必须与臣下保持足够的距离——这也是洪秀全自入天京后为什么宅在后宫十余年不肯出一次门的原因。谁都知道,宅男的岁月难捱,要怎么做才不会孤独寂寞?女人,多多的女人,燕瘦环肥,环绕终日。

那么,太平天国失败后,洪秀全这八十七个老婆的下场如何呢?

幼天王洪天贵福的供述中说了自己逃离天京前夕的情形:六月初六日五更,我梦见官兵把城墙轰塌,拥进城内。到了午后,我同四个幼娘娘在楼上望见官兵入城来了,我就往下跑,幼娘娘拉住不放,我说下去一看就来,便一直跑到忠王府去了。忠王带我走了几门,都冲不出来,到初更时候乃假装官兵从缺口出来,才出来十多人就被官兵知觉,尾后都被截断了。

从洪天贵福的表述来看,他逃命时,一个妻子都没有带。

自己的妻子都顾不上,则父亲的妻子就更不用说了。

湘军攻城十年,入城后,肯定狠狠发泄一番,烧啊,杀啊,抢啊,掠啊。掠的对象主要就是妇女了。

现在,从相关史料可以查得到,陈玉成1859年升为冬官正丞相,得“成天豫”爵封,经天王洪秀全恩准,娶“江南秀才王信照之女”为妻。这王氏于1860年生下一子,取名陈三元,住在天京城西姚家巷的官邸里。天京失守,王氏母子被湘军悍将鲍超部下的哨官徐月虏获。不久,部分湘军被朝廷遣散返乡,徐月于是带着王氏母亲回湖南益阳老家生活。王氏病故于民国初年,陈三元后来入益阳会龙山栖霞寺,削发为僧,自号遇缘和尚,与古佛青灯朝暮相伴。

另外还流传有曾国藩抢“长毛南京丫头”回湘乡老家当婢女的说法。

所以,尽管史料没有太多记载,但也可以想象得到,老天王、幼天王,以及太平天国一众名王大将的家眷,都被掠作妾侍奴仆了。

对这些被劫掠的女子来说,能被湘军劫掠为眷属,尚且不失为一幸事,否则,清廷根据她们的特殊身份进行处理,上多半会是斩立决。

洪秀全一次又一次地错过机会,最终导致了太平天国的覆灭。当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的妃子们随着他的覆灭也没有了出路。

太平天国最大的贡献,是为后世的执政者提供了极为深刻的反面教材:尚偏安一隅,高层即争权夺利,腐化堕落,非清妖灭之,实自灭之!

对于太平天国运动,我们要一分为二的看:实际上就是最受苦受难受累的农民造反灭清运动,闯王洪秀权当时举的旗帜、口号、纲领等是积极、正确、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加速了清王朝的垮台……占领南京定都后,贪财享受、骄傲放纵、脱离人民、腐**败无能等必然招致失败而告终。

太平天国灭亡以后,洪秀全的208个老婆的下场是什么?惨绝人寰据《江南春梦笔记》中记载,洪秀全的天王府里有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16个名位共208人,24个王妃名下又有姹女、元女等7个名位共960人,光妃嫔就有1168人。加上宫中执役的女官,总计有2300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随侍天王,几乎无法无天。

洪秀全的妻妾下场,历史上洪秀全的后代结局怎么死的?

他规则:但凡妇女“硬颈不听教、起眼看老公、说话极大声、有喙不应声、面情不欢喜、眼左望右望”的,都该打。也就是说洪秀全是主张男女平等的,但是实行的是男权社会。

他的老婆们是什么下场?洪天贵福的口供里理解写着“并未带一名女眷出城”,且直言赖莲英也在城中未能逃脱。曾国藩幕僚赵烈文目击天王府里尸横遍地,投河、上吊的女子随处可见,想来大多数“娘娘”的归宿,不过如此。

而那些幸存的免不了成为这些胜利者的战利品。

洪秀全,原名火秀,族名仁坤,太平天国天王,清末农民起义领袖、民族英雄。洪秀全在建立拜上帝教后,便一直强调自己是神之使者的地位,借此使自己的地位更加稳固。洪秀全其时已患重病,他拒绝了李秀成的弃城出走建议,期望上帝降奇迹赐福于太平天国从而战胜清军。但随着天京的防务日渐危急,洪秀全的幻想终告破灭。

展开全文